孙靓娴律师

  • 孙靓娴律师15601603766
  • 成功案例

    律师

    联系律师

    • 律师姓名:孙靓娴
    • 联系手机:15601603766
    • 电子邮箱:jeanniesun@163.com
    • 执业证号:13101201411220446
    • 所属律所: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
    • 联系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198号世纪汇广场一座12楼

    浦东房产律师:离婚多年儿子去世 争取遗产困难重重

    来源:浦东房产律师 发布于:2021/7/29 12:38:08 

    继承之路

    何女士的儿子在10岁时被查出患有渐冻症,丈夫认为是何女士“基因不好”造成的,随后便与她离了婚,离婚协议上写明以何女士在房产中的份额作价30万元作为抚养费补偿,通过这种方式补偿后,何女士的房产份额就转让给儿子与丈夫,今后无须支付任何抚养费。

    离婚8年后,何女士的儿子去世,何女士作为生母自然有继承遗产的权利,但由于很多情况并不清楚,她的继承之路困难重重……

    看似简单包含四种纠纷

    接受委托后,我们初步作了分析,感到本案证据极度欠缺。

    据我们与何女士沟通,何女士认为其本人及被继承人拥有涉案房屋份额的理由是,涉案房屋是由被继承人爷爷的宅基地房动迁而来,而动迁时协议上写明何女士及被继承人均为安置对象。

    而且在他们家庭内部也曾签过一份产权分配协议,同意将作为动迁利益的涉案房屋产权落实到何女士、何女士前夫、前夫的母亲以及何女士儿子四人名下,也就是说,这四个人每人都有25%的份额。

    但由于上述情况均为何女士口述,没有任何书面依据。

    我们唯一有的证据就是一份离婚协议,而且动迁发生在20年前,证据还能否调查到都很难说。

    此外,这个案子的法律关系极为复杂。

    虽然表面看来只是一起继承纠纷,但是继承人在房屋的份额是基于宅基地动迁和离婚协议,因此这个案子还牵涉到拆迁补偿纠纷以及离婚财产纠纷。

    在继承前,我们先要将被继承人的产权份额在涉案房屋内析出,所以还包含一个析产纠纷。

    因此这起案件看起来只是“我要继承儿子的遗产”那么简单,但从法律性质来说,却涵盖了继承、宅基地动迁、离婚财产和析产这四种形式的纠纷。

    情况不明有待后续调查

    假设何女士所说都能得到确认,她能继承到多少遗产份额呢?

    首先,涉案房屋是基于何女士儿子的爷爷原有的宅基地房屋动迁得来,何女士与被继承人对于宅基地房屋没有任何添附装修,那么由宅基地房屋转化而来的涉案房屋,两人同样也不会有太多份额。

    其次,基于离婚协议的约定,何女士离婚后没有支付过任何抚养费,虽然是以房产份额作为交换,但法院还是会酌情考虑少分遗产。

    基于上述理由,我们认为这个“四合一”案子的结果不容乐观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个案子因此也极具挑战性。

    而我们面对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立案,具体来说就是在哪个法院争取立案。因为后续的许多深入调查,尤其是涉及房产状况的调查,需要正式立案后才能推进。

    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,因继承遗产纠纷提起的诉讼,由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或者主要遗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。

    在与相关法院接触后我们决定,还是到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的法院进行诉讼,因为相应的举证比较简单。

    确定完管辖问题,我们还要确定案件的诉讼请求。因为尚没有证据证明被继承人在涉案房屋内有份额,死亡前被继承人也没有对涉案房屋进行确权。

    因此,我们当时只能先提出了一个比较  “奇怪”的诉讼请求:“确认被继承人生前在涉案房屋内拥有份额,并在死后由继承人继承。”

    不出所料,立案法官虽然给立了案,但表示  “能理解你们的意图,但在法律上不一定能得到支持”。

    立完案之后,我们终于可以要求法院开出调查令,到房地产中心去调取涉案房屋的产权状况了。

    查到协议

    心里顿感“凉凉”

    由于前夫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,因此我们调查发现,涉案房屋产证上登记的权利人只有何女士的前夫和前夫母亲两人。

    我们还调出一份与何女士所述完全不同的动迁协议,何女士原先告诉我们,涉案房屋是根据“数人头”进行动迁补偿而来的,因此补偿人包括何女士、何女士的前夫、何女士的儿子以及前夫的父母。

    但在我们查到的这份动迁协议上,被拆迁补偿人也只有何女士的前夫和前夫母亲两人。

    如果确实如此,那么何女士和儿子在涉案房屋内就都没有任何产权份额。

    查到这里,我们的心里可以说有点“凉凉”了。

    但何女士跟我们再三强调,如果真实的动迁协议和她说的不一样,她愿意承担虚假陈述所带来的任何法律后果。

    那么,还有什么调查方向呢?想到房屋入住前要到物业公司提交材料办理手续,于是我们决定到物业公司去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调取到动迁协议。

    几次奔波之后,我们终于看到了动迁协议。协议上写明,何女士、何女士的前夫、何女士的儿子以及前夫父母均是宅基地动迁的被补偿人。五人在分户协议书中明确同意将涉案房屋产权落在何女士、何女士的前夫、何女士的儿子及前夫的母亲四人名下。

    比较前后两份动迁协议,我们判断:在物业公司调出的材料是真的,而在房地产交易中心备案的那份动迁协议很可能是生父伪造的。

    这份关键的动迁协议,终于让我们看到了一线曙光。

    等待开庭梳理三大争议

    调取到上述证据后,我们与法官进行了沟通,并由此提出了要求继承被继承人份额的诉讼请求,法官也将上述情况通知了对方。

    对方则要求将儿子的继母及奶奶作为继承人,一起追加进本次诉讼,还提交了一大堆补充证据,用以证明被继承人生前存在许多债务。

    至此,真正的大战就要开幕了。在翻阅完双方所有的证据后,我们分析本案会有如下三个争议焦点:

    一、继承份额是多少?

    从前面调取的证据来看,基于分户协议,被继承人与何女士每人的产权份额是25%。而基于离婚协议,何女士将其25%分了一半给被继承人,也就是说,被继承人的房产份额是37.5%。

    二、债务有多少?

    由于被继承人生前所负债务应该在继承前先扣除,这样也会减少可以继承的数额。

    被继承人虽然刚成年,但因为生前患有渐冻症,且何女士的前夫日常需要上班,因此他请了保姆照顾其日常生活,也常常由保姆带其去看病,由此产生了大量债务。

    因为我们已经证明了被继承人在涉案房屋内有份额,再加上对方提交的大量债务证据,我们判断对方只能围绕被继承人生前有大量债务,已经将其房产份额都消耗完这个点来争辩,这会是双方攻守的重点。

    对于何女士前夫举证的债务,我们认为:虽然部分费用是由何女士前夫基于抚养被继承人支出的,债务也是在被继承人未成年时欠下的,但是从债的相对性来说,并不是被继承人欠下的债务。

    考虑到被继承人患有渐冻症的实际情况,我们预判需要对每一笔债务发生的真实性和必要性进行质证。因此我们对于何女士前夫提供的债务证据,分为三部分进行考量:

    对于一些必要花费,如丧葬费、医药费等,我们全部认可。

    而对于一些营养费用,因为购买单据上的购买人登记为继母,吃的也是作为未成年人根本不可能吃的冬虫夏草,我们认为明显不是被继承人的花费,因此予以剔除。

    另外何女士的前夫还提供了大量保姆工资的说明,用以证明8年来何女士的前夫请保姆照顾被继承人的债务。

    虽然何女士确实提到过曾和保姆一起照顾被继承人,我们也认为请保姆是必要的,但由于何女士的前夫提交的8年保姆费用高达百万元,远远超出了当时的社会平均水平,所以我们特地向保姆直接进行了核实。

    经过核实,我们发现何女士的前夫确实存在夸大费用的情况,并对相关沟通内容进行了录音取证。

    三、有几个继承人?

    从何女士的前夫追加当事人这个行动看,何女士的前夫是想让被继承人的奶奶和继母一起来继承遗产,以此减少何女士可以继承的份额。对此我们认为,继母的继承权是有法律依据的,但并非第一顺序继承人的奶奶也要求继承就太过牵强了。当然,由于何女士离婚后基本没有照顾过儿子,我们判断何女士的前夫及再婚妻子可以依法适当多分遗产。

    但我们也提交了一部分何女士离婚后与儿子一起生活的照片,证明何女士也尽了一定的照顾义务。

    在制定完所有的攻防策略后,我们就上庭了。

    法院判决取得预期结果

    不出所料,法官与我们对三个争议焦点的判断完全相同。

    在房产份额问题上,当原被告双方举出两个不同版本的动迁协议后,法官因为从物业公司调出的动迁协议能和分户协议、配售单等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,因此予以采信。

    而对于从房地产交易中心调出的动迁协议,法官则依职权向何女士的前夫对其来源和签署情况进行了调查,何女士的前夫当然无言以对,只能推说记不清了,法官也因此明显对他的诚信有所质疑。

    至于债务问题,对于必要的花费,我们都是予以认可的。但对于一些营养费用,比如购买冬虫夏草,我们进行了有力的质疑。

    而对于保姆费用,因为对方举证10年花费近百万元,且前后请过几个保姆,因此专门请了一个与其相熟的保姆出庭作证。

    在庭上我们可以看出,保姆不仅排练了很久,作证时还一直在看手机,明显是有人遥控。

    但我们在庭上提交了另两位保姆的证言录音,用以证明何女士的前夫在保姆费用里额外添加了许多虚假费用。我们还着重指出:按照法律规定,继承人通过虚假手段隐匿或侵吞被继承人财产的,可以少分或不分,由此要求法官判决生父一方少分被继承人财产。

    经过庭审,法院对这起案件作出了判决:法官将生父一方提交的所有被继承人债务,包括我们在庭上认可过的债务都统统剔除,然后以生父和继母多尽了照顾义务为由,只判决他们两人分别比何女士多继承3%的份额,这个一开始“迷雾重重”的案子终于取得了预期中最理想的结果。


    上一篇:专业房产律师孙靓娴律师成功代理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一案

    下一篇:你说末位就末位,你说淘汰就淘汰?

    相关文章
    在线咨询

    预约咨询律师

    孙靓娴 微信咨询孙律师